广东之窗
您的位置:广东之窗首页 > 资讯 > 正文

战“疫”期的“共享用工”难题,有解!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对部分行业的摧毁力度大于我们想象,很多餐企暂停营业,退餐损失、房租、员工工资等费用让企业不堪重负。

      西贝,在全国拥有400多家门店,2万多名员工。正常营收是2000万元/天,当下营业只能依靠外卖,直接缩水到200万元/天。接下来,每月1.5亿元的工资发放,是贾国龙最头疼的问题。

      海底捞,全国门店550家,员工超过8万名。虎嗅根据其2019年中报做了粗略估算,每天收入约5789.6万元,每天员工成本约2029万元,当下收入为0,仅按这两个数字的一进一出,相当于每天亏损近8000万元。

      而在另一面,为减少传染疾病风险,居民一般采取自我隔离,网购成了大家日常购买生活所需的首选方式。线上用盒马、叮咚买菜、每日优鲜等平台午夜抢单,线下大白菜、青菜都是紧俏货。

      蔬菜供应并未出现问题,此前盒马对外表示,各大仓备货相当充足,每天都会上架大量新鲜蔬菜。压力,主要体现在人手的短缺。订单需求激增,卸货、入库、上架、打包、配送,方方面面都需要人手;而春节期间,很多平台只保留了70%左右的员工在岗。

      此前,盒马方面曾对媒体表示,很多门店的财务、HR等文职人员都加入了拣货、配送的队伍。门店的小二几乎全部出动,每天上货次数达到7、8次,远远超过了平时的峰值。


      拥抱创新,自救良方


      正在双方都一筹莫展时,2月2日,在行业协会的牵线下,餐饮企业云海肴接洽到盒马方面。由于诉求一致,都是为了解决员工问题,很快,双方便决定让云海肴的待岗员工到盒马上班。

      这一“样本”出现后,立即引发餐饮行业的关注,盒马公开对接人马先生的电话被打爆,越来越多的餐饮企业向盒马抛来橄榄枝。据了解,目前,57度湘、茶颜悦色、蜀大侠、望湘园等著名餐饮企业已与盒马达成合作,将共计支援盒马500多名员工。包括西贝、奈雪、探鱼在内的30多家餐饮企业正在与盒马沟通合作。

      “共享员工”,似乎让两大行业同时找到了解决当下人员配置问题的法子。在盒马之后,美团买菜也宣布招聘其他餐饮业员工上岗,解决人手紧张问题。


      “共享员工”行业普及需要专业的共享用工平台


      用工荒不仅体现在盒马,商超类、生鲜零售平台共同面临着这个难题。根据AI财经社的报道,湖北当地一家中百仓储超市,每天的门店客流量达到3000人,销量比去年同期增长50%以上,其中蔬菜销量超过去年同期的5倍,每天到货量达到6吨。

      劳达laboroot创始人魏浩征表示,餐饮企业与盒马这种“共享员工”模式让我想起了多年前给蒙牛乳业集团做咨询时,蒙牛人力资源部提出的季节性员工共享的想法:冰激凌生产、销售旺季时需要招用大量人员,而进入冰激凌业务淡季时,这部分人员又变得冗余,是不是可以把他们再共享给正好进入旺季的其他行业的企业?当时实施的主要难题在于供需对接及员工的接受意愿。没想到此次新冠疫情,真正成就了“叫好又叫座”的“共享员工”用工新模式。现在需要解决的是“共享员工”潜在的工伤、财务、税务等新问题,法律关系的处理方面,除了目前“劳务关系”的主流手段外,可以多考虑一些更优的模式。

      在此情况下,灵活用工领域的一家企业——好活,把原有的共享用工平台进优化升级,专门针对有闲置人员和用工需求的企业提供免费服务,帮助双方精准匹配,并帮助用工企业解决财务、税务和保障方面的问题。


      好活科技董事长朱江表示,在这个共同战“疫”的时期,我们希望凭借好活的专业能力,尽可能的帮助有困难的企业和待岗人员渡过难关,尽到一份企业责任。因此,我们平台在疫情期间,完全免费提供给互助双方使用。这也是我创业的初衷,帮助人力资源产能调配,让人尽展所长,创造更多的价值。正如马云曾在非典时期说的那句话,“非典时期,谁都不应该想到,这是一个机会,而应该想到,大家碰到什么麻烦,我们能够怎么帮助到大家。”


      战疫期的“共享用工”倒逼企业启动组织机构改革


      据了解,好活“人才共享平台”并非仅是信息撮合平台,它还结合了好活成熟的合法合规共享用工产品体系。好活通过帮助“共享人员”在线一键创业个体工商户,成为商事主体,形成灵活合规的合作关系。

      为什么要做这种身份转变?好活科技董事长朱江认为:“共享用工”模式不仅是一种应急措施,也是未来的一种趋势。在疫情期间,因为企业自身困难,迫不得已的自救。但双方企业和劳动者之间的关系归属、劳动者自身权益、费用结算、税务申报、保险保障等问题,也都是对企业的巨大风险和挑战。疫情结束后,企业如果想借助共享员工这种方式实现企业组织结构变革,用人成本的降低,那么合法合规化是必要的。这种将原先企业中的人,进行个体化、小微化,更能够帮助他们完善自主能力、责任感和决策力,从而获得更大的人效。在大灾大难面前,我们更应该发挥自身专业优势、平台技术力量、政府支持,让企业家、员工、社会一起努力,“同舟共济,共克时艰”。


     【律师、劳动法专家观点】


      社交电商、共享经济平台合规风控、社会化灵活用工法律服务专业律师高亚平:


      首先大家不要以为盒马与餐饮企业之间“共享员工”是一个新鲜事物,这也绝非是偶然事件。盒马的举措,只是一个常态化矛盾在战疫时期恐慌心理关注下的引爆点。

      这里的本质是普遍存在劳动力市场供需不平衡的现象。这是任何行业都存在的问题,只是看有否在某一个聚焦的时点把矛盾激化。

      双十一,快递员也来不及送货。再以月饼市场为例,一个中秋节支撑全年收入的80%,工厂在中秋节前的劳动力需求激增,厂门口天天贴着招聘。所以这种供需不平衡其实是常态化的。

      为什么?因为就业市场劳动者流动性不足,不能及时地在供需企业之间切换。为什么劳动力没有流动性?我的分析是有两大核心原因制约着:(1)信息提供机制保障不充分。比如厂门口贴广告,看到的人太少。互联网平台提供这样的临时就业信息越多、越对称,劳动力就业的灵活性越好。劳动力共享服务平台越活跃,劳动力就业机会越充分。(2)劳动者身份过于固化。在劳动法约束下的强劳动关系属性的就业,降低了劳动者的流动性。

      灵活性和稳定性是一对天生的冤家,劳动法约束下的劳动合同关系在保护员工的同时提供了稳定性,但也带来了灵活性的降低,前面讲过,这种强关系的固化,大大降低灵活性的同时,削弱了劳动力作为要素在市场资源配置过程中的效率,从而低效。现阶段,如果说要评价是否对劳动合同关系产生冲击,那要设定一个前提,我们通过好活平台赋予劳动者的灵活性,动的是增量部分,还是存量部分?

      如果不改变原有劳动关系,像盒马现在的需求,临时性的,那属于在增量部分提供灵活性,劳动者原来身份予以保留,只是多了一重增加收入的机会。但如果更往前迈一步, 动了存量部分的劳动合同关系,从法律上对原有合同关系造成了影响或者改变,并引起社会稳定性的极大降低,而短期内又不能让劳动者形成灵活用工的共识时,加之配套性保障(如社保)不能及时跟上导致劳动者心理安全边界失控时,很有可能会引发一些群体性争议。

      短期内,建议只动存量部分,做增效增收,不改变原劳动合同关系,等社会形态和劳动力群体逐步适应共享用工、灵活用工的模式时,再去改变让企业已经承重不堪的劳动合同关系。

      动存量部分并不是蚕食,而是一种变革,传统用工关系的变革,法律上称为平等主体之间的合作关系。说未来会怎么样,我们纵观公司的发展路径能晓未来,从全能公司到分包再到众包,最后到微包,让每一个劳动者对自己负责,以平等身份的法律主体参与到社会分工中,同时拥有自己最小单元的商事主体身份,就是个体户。而法律要保障的就是帮助个体户健康成长,长成 IP,并在社会稳定、家庭稳定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地供给“灵活” 。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中国新就业形态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张成刚:


      共享员工的做法打破了企业的固有边界,在疫情影响餐饮企业正常经营的情况下,既缓解了受影响餐饮企业的人工成本压力,也满足了短期内盒马等电商商超、外卖暴增的用工需求,服务了受疫情影响的普通民众,是三赢的解决办法。

      灵活用工模式正在成为劳动力市场重要的组成部分。即使没有这次疫情的冲击,我们也将会看到越来越多的行业、企业通过灵活用工的方式进行劳动力的组织,这是一种趋势。此次疫情中的共享员工方式告诉我们,传统的劳动合同、劳动用工制度仅仅将注意力放在标准雇佣模式是不够的,需要适应灵活用工的趋势。此次共享用工模式中,工资如何结算、岗位标准如何确定、劳动用工风险如何分担等问题都存在,这也是需要实践部门和政策制定部门共同探索、思考的问题。

      我看到已经有部分人力资源服务公司运用自身在灵活用工领域的优势帮助解决上述问题,例如好活平台可以提供匹配、结算、保险缴纳等服务,以灵活化的解决方案帮助解决共享用工中的痛点。通过专业的人力资源服务公司帮助解决用工中的痛点,结合受影响企业和用工企业的迫切需求,相信共享用工模式可以在这次疫情稳定下来,并对以后类似的用工结构性矛盾下的用工模式产生影响。


来源:

推荐阅读:新闻稿发布